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老网站366000最新版 > 正文

名头响亮的《中国周刊》:来势汹汹不可小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6-21

  中国的传媒圈里头,真的是不缺乏有梦想的一群人。看看4号改版新刊出版的《中国周刊》,就能感受一二。这份由共青团中央主办的“国字头”杂志,来头真是响亮。

  除了发刊词之外,在这本杂志的封面上找不到总第多少期,也找不到“创刊号”的字样。没有过多的繁文缛节,郭国松报道的“朱孟依公司谜案”成为封面故事,的确是刚开始便开赴了新闻战线。整本杂志翻阅下来,版式简洁舒服,内容不少——或许是因为广告还不多,专栏和观察内容已经初具形态,看不出是一本刚刚创刊的杂志。

  这些年的确有一些报刊称得上是“一出生就长着胡子”——2001年是“刚出世就风华正茂”的《新京报》,今天这本“因中国崛起而创新,为民族复兴而命笔”的《中国周刊》,应该也算得上是了。

  这是一年之内第二次的创刊大动作,之前是去年11月份的《时代周报》。加上周刊/报市场中的其他有影响力的全国性参与者——《中国新闻周刊》、《三联生活周刊》、《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多方比较观察的话,的确可以看出点有意思的事情来:

  国内的周报市场已经足够成熟到过度为周刊市场了吗?很多年之前,有不少读者在《南方周末》的报纸中缝里写了不少读者来信——当年的这张报纸的确是寸版寸金,我的确追着看了不少读者来信,而今天报纸的中缝按照韩寒的话来说就是,“现在报纸除了中缝小广告是真的,其他什么都是假的了”——我记得不少读者一直在提问编辑:这张报纸什么时候把例如经济这样的板块单独零售啊?这张报纸什么时候增加杂志装订的版本啊?这张报纸太好了,这样我才好收藏啊……等等等等,香港六合白小姐诸如此类的确看得出读者对它喜爱的内容。后来《南方周末》的经济版的确分化出了《21世纪经济报道》——现在人家业在分化杂志报纸了——而它转变成周刊形态一直没有出现,而传说中的《南方周末》创办的时政杂志,要么是以人物角度为切入点的《南方人物周刊》,要么是已经夭折了。

  《南方周末》当年的一个理由是,国内的市场还没成熟,一份定价2元的报纸拥有的读者,比一份定价5到10元的杂志要多的多。而这也是《中国新闻周刊》和《三联生活周刊》刚创刊的时候所考虑的一个问题。今天的关键问题是:人们已经习惯在一本定价10元的杂志上看新闻了吗?换言之,将新闻周刊杂志当成快速消费品的读者,是否已经形成了一个足够大的市场?《时代周报》继续选择了以报纸的形态参与市场,在种种外部局限——知名度、主管主办单位的资源等因素的制约之下,这或许未尝不是一个有意义的选择。但是,假如接受了以周为单位接触新闻的读者们已经习惯了阅读杂志,价格不再是关键点的话,《时代周报》或许就是做出了一个不那么明智的选择。它什么都想包含——从时政到经济到文化,所以它面临着很激烈的市场竞争——从《南方周末》到《经济观察报》,就会有这样的危险:假如这个低价位的周报市场已经饱和,在没有杀手锏——现在几乎也不可能有什么杀手锏了——的前提下,如何活下去,或许都是问题了。

  周刊和周报,不只是印刷形态和定价的区别那么简单。在这两个基础之上,二者的媒体形态有了很大的区别——所以说,并不是换用轻涂纸骑马钉上大广告,《南方周末》的内容就能变成《南方周刊》了,或许也成,但这种粗糙的杂志,基本上是活不下去的。周刊既然卖那么贵,那么它肯定得有杂志的精细劲儿出来才成。www.143143.com

  1932年创刊的《时代》,就是希望以这本杂志帮助读者摆脱每天报纸上的琐碎整体上把握新闻事件的总体形势。当然,《时代》杂志今天已经不再那么单纯,它已经成为了一本具备自己话语权的杂志。不可否认的是,周刊的定位依然要解决两个问题:它是要成为人们一周新闻的管家?它还是要成为新闻本身的策源地?《中国周刊》依然具备了“国外媒体封面”这一各家都有几乎已经没有悬念的栏目,类似的内容出现表示这本杂志依然无法摆脱管家的基本职能。另外,《中国周刊》是否已经清楚自己的新闻和观点内容的比重各是多少?何者为重?今后执行如何?这都是有待观察的问题。

  假如以新闻为重的话,其实还存在问题。前《南方周末》的林楚方现在主政《看天下》,前几天这本杂志刚刚创刊100期。它很骄傲自己目前的成长速度,而且发行量似乎也的确不小。这给了我们两个启示:一,假如一本十块钱的新闻杂志都能够做到百万的发行量的话,这是否可以成为这一市场成熟的标志?二,《看天下》这种所谓的高端杂志,其实还是一本大文摘,假如这种杂志都能办火的话,原创的新闻杂志怎么办?

  回到这本周刊的本期封面故事。虽然有郭国松出手,但是依然难掩内容的单薄。不知道这是因为这本杂志的定位如此,还是因为话题的特殊。它的封面故事会将如何操作?是《三联生活周刊》式的厚重每次都要挖透不可?还是《中国新闻周刊》似的以新闻事件为主?

  这本《中国周刊》其实还有太多的问题需要回答。在多本同类杂志的火拼之下,它是否能够找到自己独特的定位和存在的价值?这都有待观察。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本杂志的确聚集了不少国内的传媒界人才:李而亮、朱德付、朱学东、郭国松……这么一伙尚存新闻理想的人聚一块儿,如果不走错路不出意外的话,《中国周刊》真真可能会变成令人不可小觑的一本杂志。